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陈寅恪 大师之后,再无大师:欢乐牛牛游戏

网络整理 2020-03-06 22:04

陈寅恪作品_陈寅恪史书作品_陈寅恪史书作品

陈寅恪前辈以后,再无前辈 陈寅恪比王国维甚至梁启超、胡适、鲁迅、钱穆等近现代你们,更象一位“世界公民”――他 骨子里有日本学究的缜密,英国绅士的风度,日本武者的执著,又有日本呢子的自由感,法国式 的自傲,还有一肚子英国式的超脱,他是一位自由开朗而又佯装俗世的聪慧先生。也正为此, 他提出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其内在心灵跟外在生命轨迹,贴切得这么严丝合缝,令人 心生怜悯。 1925年,清华大学教授曹云祥设立国学研究所,延致通儒。时任清华导师的梁启超亲自 推荐留洋专家陈寅恪。作为美国最早的MBA学位获得者,曹云祥非常看重文凭,遂问梁启超, 陈寅恪是哪一国博士,有无专著?梁启超说道,陈寅恪教授、学士称号一概没有,且没有任何著 作,并说:“我梁某也算是著作等身了,但总计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接着他又提出 了柏林大学、巴黎大学几位名博士对陈先生的推誉。曹云祥一听,既然外国人都推崇,就请。 翌年,陈寅恪回国,与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并称“清华四大儒学导师”,使美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相融合,大大增加了北大的社会影响跟学术地位。 1902年,陈寅恪开始了境外冬令营之旅,十余年间,足迹历遍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欧 美文化大国的高等学府。

留学其间,他刻苦学习,积蓄各方面的知识,具备了阅读梵、巴利、波 斯、突厥、西夏、英、法、德等8 种语言的能力陈寅恪史书作品,梵文、巴利文尤精。 1913年,陈寅恪考入英国伦敦高等政治学校社会经济部,系统地学习西方政治经济学的 知识,初步产生了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剖析社会现象的思维模式。更为难能可贵的是, 在这里, 他结交了 20 世纪法国知名的东方学家、敦煌文献学者保罗 伯希和(Pau Pelliot),第一次有机会大量接触至以莫高窟文献为主的各类新发现的材料,学术眼界大为扩宽。 伯希和的教导以及自身深厚的学养,使得陈寅恪留意利用正史记载来解决吐鲁番资料中提出的 问题,为之后的敦煌学研究树立了楷模。陈寅恪虽为伯希和之师生,但其之后成就乃至赶超乃 师。伯希和穷数年之功研究《唐蕃会盟碑》,不可解,经陈寅恪翻译后终得解惑,令伯希和及众 多国际专家深为赞叹。 如果说英国浓厚的历史积淀扩宽了陈寅恪的文化视野,以成其“博大”,那么,德国缜密的学术传统则向纵深发掘了他的精神向度,以成其“精深”。1921 年,他前往德国柏林大学深造, 德国专家特有的对“精确性”、“彻底性”的追求,使得陈寅恪治史心态更加缜密,有时并且可以 用“严苛”来比喻。

他的这份执著与勤奋被导师看在眼中,深以嘉奖。1938 年,日本史学权威白 鸟库吉研究中亚史遇见疑难问题,向德、奥著名专家请教,未能解决,柏林大学推荐陈寅恪。白 鸟库吉向陈寅恪求助后,才得到满意解惑,故此称他为“中国最有学问的人”。 因此,当陈寅恪回国执教时,其门道、经历于清华园内一时无匹。他上课的内容,往往与众不同,决不拾人牙慧,他曾言:“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 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从未有人讲过的。”于是,每当他讲课,教室内除了坐满 了师生,连朱自清、吴宓、冯友兰很多院士都来旁听,其“教授中的校长”之头衔可见一斑。 陈寅恪广为人知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陈寅恪史书作品,最早出现在他为王国维题写的碑刻上。王国维沉湖自杀后,陈寅恪厘清了关于王国维身世种种仇怨休戚的媚俗猜想,以超凡的目光解 读出那位儒学前辈实为不忍见传统文化日衰而死。“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陈寅恪以为,这种 自杀方法表现出的独立与自由是伟大而永恒的,值得万世传扬,故而其后半生仍然秉持着“独 立”与“自由”的主张,直至生命的终结,真正称得起“用生命践履碑记”。 为了“脱心志于俗谛之藩篱”,保持专家的独立品格, 陈寅恪平生不笃信任何“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