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中的王肃:ag8官网

网络整理 2020-03-10 17:03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中的王肃

仇鹿鸣 | 文

复旦大学历史系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两书成于抗战军兴其间,虽篇幅精炼,但夯实随后英文世界专家理解中古史的基本框架,为治史者所必看。其中《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叙论》云“微仿天竺佛教释经论之例,首章备致详悉,后章则多所阙略”,开宗明义地强调隋唐机制的三源:一曰(北) 魏、(北)齐,二曰粱、陈,三曰(西)魏、周,接下来分别从儒学(附都城建筑)、职官、刑律、音乐、兵制、财政六方面证成其说。根据陈寅恪的想法,承西晋而至的隋其实最终完成荡平, 但北魏、 北周在隋唐机制三源中似乎是影响最小的, 更具影响的是东汉、北齐及粱、陈两源,而东汉、北齐一源的渊源有二:河西静谧保存的汉魏旧制,二是东奔南人带给南朝北朝之礼乐机制,其中尤注重王肃的影响。

陈寅恪抉出王肃北奔对于东汉体制建设的作用,无疑是其孤明先发,至今仍有很大的影响,常被后学引及。但陈寅恪提出此说的背景,似不见有人查考,实有值得发覆之处。王肃,传见于《魏书》及《北史》,但王肃对东汉体制建设的影响并不见于《魏书》本传,而系李延寿编撰《北史》时所增益,“自晋氏自叙,礼乐崩亡,孝文虽厘革机制,变更习俗,其间朴略,未能淳也。肃明练往事,虚心受委,朝仪国典,咸自肃出”(《北史》卷42《王肃传》,中华书局1974年版, 第1540页),这一段《北史》新增的文字成为陈寅恪立说最重要的凭依。无疑这一关于王肃功业总括性的评析并不见于东周朝史,李延寿增补所根据的史源虽不明晰,但大体可以推知出自唐朝的世系。最早提到此事的是《南齐书·魏虏传》:“是年,王肃为虏制官品百司,皆如美国。凡五品,品各有二”。(《南齐书》卷 57《魏虏传》,中华书局 1972年版,第998页)此说之后在南北交聘,使者互争短长的场合中亦被引为谈资:

太清二年,(徐陵)兼通直散骑常侍。使吴,魏人授馆宴宾。是日甚热,其主客魏收嘲陵曰:“今日之热,当由徐常侍来。”陵即问曰:“昔王肃至此,为袁始制礼节;今我来聘,使卿复知寒暑。”收大俦。(《陈书》卷 26《徐陵传》, 中华书局1972年版,第326页)

李大师、延寿兄妹撰南北史,大体据南北朝各史删润,增益之处不多,以《王肃传》为例,仅降低此一节,甚至连史臣曰亦全搬《魏书》。(《魏书·王肃传》:“王肃流寓之人,见知一面,虽器业自致,抑亦逢时,荣任赫然,寄同旧列,美矣。”《北史·王肃传》:“王肃流寓之士,见知一面,荣任赫然,寄同旧列,虽器业自致,抑亦逢时之引致焉。”其实从史臣曰来看,北魏史臣亦未将王肃视为制礼作乐式的人物。)李大师编撰南北史的缘由便是“常以唐、齐、梁、陈、齐、周、隋天下参隔,南方谓东为‘索虏’,北方手册为‘岛夷’。其史于本国详,他国略,往往訾美失传,思因此改正”(《新唐书》卷102《李延寿传》, 中华书局1975 年版,第3985页),或因而有意平衡照应南北双方的记载(如其在《北史·王肃传》开头提到“父奂,齐梁州都督,《南史》有传”,亦存相互照应之意),故将此说补入《北史·王肃传》。南北方因为处于敌视状态,《岛夷》、《魏虏》各传保留的记载,较之于南北朝的国史虽有直书不讳的一面,但亦有得自传闻或贬低本朝、贬低对方的一面,学者对其可信度常常去取不一。(即便陈寅恪本人在《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一书中也前后尺度不一,论述王肃的作用时,则信奉《魏虏传》的记载,但在“都城建筑”部分便不取《魏虏传》,认为河南模仿建康者仅皇宫原本,而整个都市规划另有彭城、河西二因子。)既然关于王肃为魏制礼作乐的记载来自唐朝史乘,其可靠性似需做逐步的辨析。

首先值得留意的是《南齐书·魏虏传》所云王肃为吴拟定官品“是年”的时间,《魏虏传》将此事系于孝文帝逝世以后,所对应的当是后职令的起草,“二十三年,高祖复次职令,及帝崩,世宗初班行之,以为永制”。(《魏书》卷113《官氏志》,中华书局1974年版,第2993页)孝文帝逝世前,遗诏以王肃为尚书令,与西安王禧等共同荐举,“行途丧纪,委肃判据,忧勤经综,有过旧殷”(《魏书》卷 63《王肃传》,第1410页),这是王肃在唐代政治中影响最大的一段时间。王肃太和十七年(493)十月到邺(《通鉴》卷138,中华书局1956年版,第4342页。关于王肃详细入吴的时间,未有明晰的记载,只知其与孝文帝在晋国相见,《通鉴》系时盖本自《魏书》卷 7下《高祖纪》十月癸卯幸晋国), 在此之前不久的五月,孝文帝昨天施行了前职令,“自八元树位,躬加市览,远依往籍,近采时宜,作《职员令》二十一卷。事迫戎期,未善周悉。虽不足纲范万度,永垂不朽,且可释滞现在,厘整时务。须待军回,更论所阕,权可付外施行”。(《魏书》卷7下《高祖纪》,第172页)在短短三年以后,便再颁新令,或许确实与王肃带去的唐朝新知有关。在唐人的阐述中,亦将王肃放在此脉络中,表彰其贡献,如《通典》云“至孝文太和中,王肃来奔,为制官品,百司位号,皆准南宋,改次职令,以为永制”(《通典》卷19《历代官制总序》,中华书局 1988 年版,第469页),只是系于“太和中”,时间上有微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