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浅谈《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xbet登录手机

网络整理 2020-03-10 17:04

浅谈《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一.书之简介

陈寅恪先生一部仅十几万字的《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包含了礼节、职官、刑律、音乐、兵制、财政六大内容与隋唐体制及其建置相关的内容,并以流变发展的目光细说其渊源。涵盖了魏晋南北朝史、隋唐史、民族学、社会学、考古学、文化史、语言文字学等与中古史相关的众多领域。陈先生的专著有深厚的根基,有相当出众的悟性跟过人的才识,将学校跟西学融合的积累,想要看懂陈先生之书并非易事,需要反复的研究、钻研、体会,在看的过程去学习,去体验,去参悟,才能体会出前辈的风采,才能看出书中的精采之处,也能够学习许多的方式跟技能。

陈寅恪先生在叙论中说:“隋唐之体制虽极广博纷复,然究析其诱因,不出三源:一曰(北)魏、(北)齐,二曰粱、陈,三曰(西)魏、周。”

以上三源中,北魏、北齐一源之内容极为复杂,是中原、江左、河西两者文化诱因之总汇,是隋唐机制主要渊源。陈寅恪先生说:“所谓(北)魏,(北)齐之源者,凡江左沿用汉、魏、西晋之礼乐政刑典章文物,自西汉到晋国期间所发展演变,而为北魏孝文帝及其子孙模仿选用,传到北魏成一大结集者是也。具在旧史常常以汉魏制度目之,实则其流变所及,不止限于汉魏,而西汉东汉前半期俱包括在内。旧史又或以广东目之者,则以广东之地指北魏言,凡北周沿袭元魏所选用隋朝唐朝前半期之文物体制皆属于此范围也。又清朝永嘉之乱,中原晋朝以降之文化转移保存了陇西静谧,至隋朝取秦州,而河东文化遂键入于吴,其后元朝孝文、宣武两代所拟定之典章机制遂受到其影响,故此(北)魏,(北)齐之源其中亦有东城之一汉姓,斯则前人所未深措意,而明日不可不祥论者也。”此三源堪称是贯串全书之主线也。

二.种族与文化之问题

陈寅恪先生此书如同其《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一样,始终贯串着族群与文化之思想。以族群跟文化的观点来研究古代历史,强调不同民族的融合与同化,主张文化可以赶超族群。这种文化的弘扬演化是胡族与汉人在统治与被统治,长期交流融合过程中兼容并蓄的动态过程,并通过政治、经济、军事诸方面反映下来。从而可以看出隋唐统治者在文化跟管理国家方面的开明新政。我觉得不仅仅隋唐,历史上所有少数民族在中原构建的政权,似乎都不同程度的选用汉人的先进文化跟新政,也就是进行汉化的过程。从这些意义上讲北魏孝文帝改革迁都邯郸施行汉化新政实乃开时代之先河,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跟深远的影响。陈寅恪先生所述三源中晚唐,北齐之源,即何谓“汉魏”制度亦是美国传统文化而为北魏孝文帝及其子孙模仿采用者。既是模仿选用则不或许全盘效仿,也必然会带有胡种文化之特点。如其中于阗,周之渊源者,就是关陇区内保存之旧时汉人文化,所适应鲜卑六镇势力之环境,而形成的混合品。如陈寅恪先生在“兵制”一篇中所说:“府兵之制,其初起时实依循女真部落旧制,而部落酋长对于部内有直辖之权,对於部外具独立之势。”“宇文泰之建国,兼采女真部落之体制及汉人城郭之制,其亲族与村民迥然不同,而在境内为一特殊企业集团及阶层。

”又如陈寅恪先生在“礼仪”一篇中在溯源隋唐机制的渊源对北魏胡汉问题的阐述时说“总而言之,全部北魏史中凡关于胡汉之问题,实一胡化汉化之问题,而非胡种汉种之问题,当时之何谓胡人汉族,大抵以胡化汉化而不以胡种汉种为分别,即文化之关系较重而族群之关系较轻何谓有教无类者是也。”事实上隋唐制度渊源论稿评价,中国历朝各民族融合的历史也都可以作为反例,说明陈寅恪先生选用文化赶超族群的方式来研究历史的重要性。因为民族之间的融合,首先应当是文化的融合,种族诱因其实也起作用,但是不能限制文化的作用。正如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剖析鲜卑宇文泰的“关陇文化本位”政策时所说:“精神文化方面尤为融合复杂民族之要道。”因而陈寅恪先生在研究宇文泰时所提出的“关陇本位新政”和“关陇文化本位”也是用族群与文化的观点来研究隋唐历史的。如其在溯源隋唐机制“三源”中的魏周日源时说“故宇文苟欲打败高氏及萧梁,除整军务农,力图富强等充实物质之新政外,必有别有精神上独立有自成一系统之文化新政。其作用即能文饰辅助其物质即整军务农新政之进行,更可以维系其关陇辖境以内之胡汉诸族之人心,使其融合成为一家,以鲜卑地域为本位之锋利团体。此种鲜卑文化本位之新政范围颇广,包括甚众,要言之,即阳传周礼精典体制之文,阴适关陇胡汉状况之实而已。”此乃鲜卑文化本位新政。